您当前所在的位置:w88手机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工业领袖】黄宏生:跨界转战新能源车

2014年,南京金龙纯电动客车产量1890辆,排名全国第二;2015年销量更是爆发式增长,以8796辆的成绩稳居行业前两名。如今的南京金龙,无论是从技术研发到产品运营还是产品服务等,每一个细节都可见其精心打磨的用心,在这辉煌业绩的背后,是南京金龙董事长黄宏生,家电大鳄创维品牌的创立者,转战新能源汽车市场打造的新创业传奇。

  家电第一桶金

  在家电领域,黄宏生以敢于冒险而着称。但这种冒险,不是无来由的,而是建立于长期的学习积累和对新事物敏锐观察基础上的。其实,这种精神从他的少年时代就已经表现出来,只是在普通人眼里不容易引起注意而已。

  1972年,刚刚高中毕业的黄宏生,随着上山下乡的大潮,来到海南的黎母山区当了知青。虽然看不清楚前途到底在哪里,但在做知青的日子里,黄宏生依然坚持学习,努力保持着年轻人本该有的斗志。

  心中有希望,总会有机会。1977年,国家宣布恢复高考。现在这个年代的人可能很难体会,恢复高考对当时的年轻人意味着什么。但是对于像黄宏生这样没有门路的人来说,就像在所有的门都关闭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扇窗打开了。

  在恢复高考的第一年,黄宏生考入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工程系。毕业后,黄宏生在一家国有企业负责出口业务。但是,这并不是黄宏生希望中的事业终点。1988年,黄宏生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创业冒险32岁的他以3万元的资金建立创维,在香港注册成立遥控器厂。

  起初,创维选择代理电子产品出口和开发丽音译码器,但都未成功。两番皆败,难免痛苦,但黄宏生仍然没有放弃。相反,在危机中,他敏锐地洞察到当时东欧彩电的供不应求,这不是另一次机会吗?于是,他大胆地转向生产彩电。这为他奠定了未来事业的基础。

  1991~2003年是黄宏生创业的高峰期。1991年,他通过出让自己公司15%的股份将迅科彩电开发部的技术骨干纳入旗下,获得技术支持后,创维第三代彩电在欧洲市场一炮打响,其后又陆续获得国际风险基金的投资,2000年,创维在香港主板上市。

  后来,也还是凭着这股冒险精神,2004年黄宏生投资参与了海南当时最大的地产项目。

  今天,创维电子已经被打造成中国最好的电视机出口厂家之一。黄宏生认为,在与外企的竞争中,中国企业至少在第一回合已经赢了。数字化浪潮使中国彩电业进入了上升通道,国家推动数字化工程也为制造业提供了动力。

  转战新能源汽车

  人的内在精神会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衰减?也许对很多人来说会。但对黄宏生来说答案却是否定的。2009年7月,53岁的黄宏生创业的热情、冒险的精神没有丝毫减弱,他又创立了创源天地投资公司。2010年8月,创源天地投资公司成立子公司南京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黄宏生正式进入新能源客车制造领域。

  在跨界成为热门的今天,确实有不少企业在自身本有业务基础上再拓展相关的业务,这对企业发展来说可谓情理之中。但对黄宏生来说,家电业和汽车业两者跨度很大,为什么会在家电行业发展的巅峰时刻选择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进入这个需要投资不菲的领域,是否带有盲目性?

  在黄宏生看来,正如当初进入家电市场一样,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并不是盲目的决定,而是基于新能源汽车技术发展趋势做出的决定。而且,在他的眼中,现在的汽车业发展现状与当时的家电业类似:国内汽车行业是外国产品的天下,国产品牌则处于劣势。这种认识有老马识途的经验在里面。在他1988年离开公务员岗位进入家电业并成立创维之时,中国也已经开始家电国产化的发展历程。经过二十多年的奋斗,中国成了世界生产和销售彩电最多的国家。黄宏生认为,国内汽车业也应该模仿家电的发展模式,走自主创新的道路,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只有这样,国产汽车品牌才有机会重现中国彩电通过自主创新的国产化道路走向国际的佳绩。

  另一方面,从技术的角度来说,黄宏生当时看到了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广阔前景。他发现,在过去的15年,手机由镍氢电池逐步转换成锂电池,每年十几亿部的市场需求让电池的材料和技术突飞猛进。早期,两轮纯电动车使用的是铅酸电池,后来由锂电池所取代。锂电池体积也由大变小,续航里程由原来的30公里变成80公里。未来,随着技术的进步,这个续航里程还会继续增加,新能源车的应用趋势是无可置疑的。因此,他认为锂电池在高动力的汽车上也将有所作为。

  绝地反击

  基于对新能源汽车的看好,2011年1月,黄宏生开始参与南京金龙的重组,2012年正式出任南京金龙董事长。

  然而,重组之前的南京金龙还是给黄宏生带来极大的困扰。

  在2010年以前,南京金龙已经是惨淡经营,企业班子一年一换,亏损巨大,已无法维持下去。入主南京金龙之初,摆在黄宏生面前的是一个烂摊子,企业接不到订单,员工士气低落,甚至他从创维带来的科班子弟也纷纷离巢。那时黄宏生的办公桌上每天都有辞职报告。可以想见,身边所有人几乎都不看好他的选择。

  对企业发展面临的困境,虽然重组初期黄宏生也有所估算,但对要面临的困难,他还是准备得不够充分。最让他头痛的是,彼时南京金龙只具备改装车资质,必须购买别人的底盘和发动机,且须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申报公告。有时奔波数月公告终于接近审批,但上游公司突然反悔,南京金龙就曾被多家企业放过鸽子。这种处处受人掣肘的局面令黄宏生在南京金龙的最初几年步履维艰,从2011~2013年连续3年每年亏损四五千万元的财务报告,可见其中艰辛之一斑。

  然而,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在市场的大涛大浪中磨练出来的黄宏生并没有被打倒,相反,他非常感谢这亏损的三年。正是因为有了这三年,南京金龙进行了新能源客车的大量研发工作,研发出了混合动力客车、纯电动客车,并进行了试运行,取得很大收获。

  与此同时,市场也迎来了国家大力推广新能源汽车的大好机遇,国内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发展具备了良好的市场环境。

  而调整之后的南京金龙,也始终把技术的突破、产品的升级作为最高宗旨。每一辆新试制出来的车,黄宏生都会亲自参加试驾体验。亏损中的坚持,对产品追求极致,卧薪尝胆式的忍耐,为此后南京金龙的起飞奠定了基础。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4年,南京金龙迎来了重要的转折点。在8月南京青奥会上,南京金龙数百辆纯电动客车为市民提供交通便利,吸引了无数世人的眼球。当年下半年,南京金龙订单数猛涨,当年首次扭亏为盈,盈利突破1.5亿元。2015年1至8月,其纯电动客车订单数更是暴涨300%。

  这正在黄宏生的预料当中。因为这个漂亮的翻身仗早在黄宏生的提前布局和借势营销计划当中。得知南京于2014年举办青奥会的消息后,黄宏生一边抓紧申请新能源车资质,一边大力组织研发制造新能源车。事实上,早在2013年8月的亚青会上,南京金龙就曾提供100辆纯电动车进行服务。2015年9月,南京金龙62台纯电动客车交付2022冬奥举办城市张家口崇礼县,为冬奥上空的蓝天继续贡献力量。

  南京金龙凭借新能源客车的清洁环保、超长续航和快速充补电能力,在诸多赛事中脱颖而出。黄宏生成功将在家电领域的闯劲儿带到了新能源车市场。

  专注商用车

  2015年,新能源汽车呈爆发式增长,同比增长4倍。根据四部委对新能源汽车的布局,在2020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出之前,国内将有近100万辆的传统商用车更新为新能源商用车,新能源汽车行业更是被业界看好。

  这样一个巨大的更新数字,也是南京金龙发展的好机遇,黄宏生知道,他必须开足马力推广新能源客车。

  黄宏生动用了他在家电行业积累起来的经验和速度。

  在他看来,家电市场的推广经验可以复制到汽车市场。就像创维品牌逐步进入亿万家庭,最终得到社会大众认可一样,这归结于公司对品牌的理解。企业对产品要追求极致,首先要让自己感动,然后才让消费者感动,并不是仅仅刊登广告那么简单。

  他要把这个理念运用到汽车上。南京金龙的新能源车目前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纯电动的公交大巴、微公交,长度从6米到12米;另一部分是轻客,为10到17个座位的车型。目前这两类产品在市场上是比较有竞争力,客户的使用率也比较高,2015年的销量达8700多辆,在南京金龙商用车中占接近60%。

  我们要思考如何提高每一部车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怎样提升车辆的续航里程等,每一个细节都要做到感动。只有把产品做到让自己感动才能让用户感动。这样自内而外的感动带来的品牌效应才能让品牌产生魅力,被大众所喜爱。黄宏生自己就在实践着这种让自己感动。

  一个小细节是,南京金龙在全国各地运行的纯电动车辆的售后质量报告都会反馈到微信群里,每天晚上十二点前,黄宏生都要看完这些反馈才能安心睡觉,否则心里就不踏实。

  在速度上,黄宏生很清楚,从家电行业进入到汽车这样一个全新领域,有短板,但是自身的优势也比较突出。比如,家电产品更新换代在市场上是最快的,每一个月软件操作系统都会进行一次延伸,每三个月即有一个全新的产品登场,而汽车却需要几年才能更新一个产品。

  也正是因为南京金龙新能源客车有来自更新换代迅速的家电业的基因,所以自从黄宏生来到南京金龙后,产品推出速度发生了很大变化,几乎是每半年更新一个产品,或对产品进行大的升级。这样的更新速度也让南京金龙在新能源客车领域通过速度赢得了时间,赢得了市场。

  黄宏生说,南京金龙之所以能做到在新能源商用车行业处于领先地位,就是因为聚焦某一段时间到一个领域里面,极度的聚焦就会产生奇迹。

  强化独立性

  平安证券分析师称,当前,我国插电混乘用车刚进入导入期,车型少且各车定位差异较大。2015年公司新能源车结构占比提升至13%,传统车中SUV占比亦明显上移。

  而且,随着新能源车的发展势头日上,国家补贴也在逐渐退出或调整。但黄宏生认为靠补贴发展并不是一个企业发展的长久之计,尽管很多企业相继进入新能源汽车这个新兴领域,部分企业因为补贴也得到了发展,但是真正卓越的企业是两极分化的。就如好的产品供不应求,而差的产品即使价格再低也没有人会买,企业追求的应该是可持续的发展,而不是眼前的补贴。

  到2020年,财政补贴全部取消后,企业能不能自行发展?我认为是大有希望的。现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瓶颈主要集中在动力电池上,但是经过近几年的发展,我国动力电池国产化程度已经比较高了。

  事实上,在去年上市公司公布的投资数据中,企业投资即已超过1000亿元。如果电池的生产规模上来后,按照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的预测,到2020年,锂电池的价格将递减至2000元以下一度,在现有的价格上降低2/3。到时,即使没有国家补贴,也能使我国新能源汽车得到大量的普及和更新。

  这与黄宏生的筹划不谋而合。因为电池密度和续航里程,恰好是南京金龙做好了充分准备的强项。南京金龙已与美国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建立联合实验室,共同研发新能源整车控制技术,提升电池使用效率。目前南京金龙的纯电动通勤旅游车在上海每天行驶300多公里,中途短暂的补电就能满足一天的使用需求。

  在电池安全方面,目前企业主要做的是对电池温度的控制。磷酸铁锂电池温度控制在300度,三元锂电池温度控制在220度。在电池温度的控制上,如果处理得好,新能源汽车将远比传统燃油车驾驶起来更安全。

  在电池寿命方面,近几年,国内电池材料科学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以锂电池正极材料为例,以前的电池充放电次数不到2000次,现提升到了15000次。

  因此,黄宏生认为,现在的电池技术需要突破的问题不再是充放电次数,而是集中在电池能量的密度上,提升车辆续航里程。这一点,南京金龙已然领先了一步。

  瞄准海外市场

  像当年的创维家电市场由国内市场转战海外一样,南京金龙也在扩展海外市场,未来将在东南亚地区分年度交付2000台车。对中国新能源车厂商来说这无疑是个非常利好的消息。

  黄宏生认为,汽车行业仍是外国品牌的天下,国内汽车的发展应该走自主创新的道路,参与国际竞争,这样才有机会重走彩电国产化走向国际的成功道路。

  而对于黄宏生人生的第二次创业选择来说,能不能把南京金龙打造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和销售巨头,将是他充满创新和冒险精神的新旅途的更大挑战。

上一篇:利用NI机器视觉方案改进您的PLC系统 下一篇:没有了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