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w88手机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工业4.0首倡者:工业4.0是生产制造领域的数字化革命

  德国国家科学工程院院士、德国波茨坦大学哈索-普拉特纳(Hasso-PlattnerInstitute,简称HPI)研究院院长,德国IPv6委员会主席。

  梅内尔对大数据时代隐私保护的看法:德国在与其他欧洲国家商议一项关于数据安全和数据保护的新规,规定我们可以用数据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项新规规定,未经个人允许,任何人或者机构不能随意使用他人信息。个人信息如果要用于科学和商业研究也必须是匿名的情况下进行。

  梅内尔对中小企业进行大数据处理的建议: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要进行大数据分析会比较困难。他们没有海量的计算资源,也缺乏专业的人才。当然,云计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硬件方面的问题,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找到合适的计算机方面的专家。

  梅内尔给中国发展大数据的建议:第一,在数字时代,改进教育是最重要的。第二,科学与工业的结合很重要。第三,在发展大数据时候,不要忘了个体利益,一定不要让他们失去安全感,要保护他们的隐私。

  克里斯托夫梅内尔,最近很忙。因为除了德国国家科学工程院院士这一头衔外,他现在也被中国的媒体称为德国工业4.0的首倡者。不过,梅内尔的研究领域主要是大数据,当然,在他看来,工业4.0本身就是一场工业制造领域的数字化革命。

  尽管梅内尔很忙,但是他还是在平安夜前夕接受了《东方早报上海经济评论》的电话采访。在40分钟的采访中,梅内尔多处强调了大数据时代必须重视隐私保护,并且也提出了对中国大数据发展的三个建议。

  大数据时代如何保护隐私

  上海经济评论:2014年,德国队在世界杯夺冠,大家都说帮助德国获胜的秘密武器之一就是大数据。请问,在德国,关于大数据有哪些讨论?

  梅内尔:在德国,关于大数据的讨论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关于大数据有哪些潜力可以被挖掘,通过大数据分析,我们可以洞察到哪些新的价值。这是人们乐意看到的。但是另一方面,人们也担心大数据会让人失去个人隐私。你在哪里,在做什么,这些可以成为大数据信息并加以分析利用。所以人们担心因为这些信息的暴露而泄漏隐私,这是人们不乐意看到的。

  上海经济评论:那么德国是如何在发展大数据的同时,保护个人隐私的呢?

  梅内尔:一方面,大数据有很多好处,它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可以给人类提供许多新的服务和应用。比如在医疗领域,可以通过大数据预测传染病趋势,预防传染病的蔓延。人们也可以通过大数据来分析某种药物是否有疗效。当然,任何科技都会有弊端,德国也在与其他欧洲国家商议一项关于数据安全和数据保护的新规,规定我们可以用数据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项新规规定,未经个人允许,任何人或者机构不能随意使用他人信息。个人信息如果要用于科学和商业研究也必须是匿名的情况下进行。

  举个例子,在我们HPI学院(HassoPlattnerInstitute)有一个开放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开放的在线课程,学生也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做家庭作业、参加考试或者进行自我测试。作为这项服务的提供者,我们可以监测学生们在做什么,哪些人通过了考试,哪些人没有通过。但我们不能把这些信息透露给任何人。打个比方,我们只能说考试合格率是30%,但我们不能指名道姓说同学的作业做错了或者考试没有通过。数据使用的界限就在这里,数据的分析必须是在匿名的形式下进行。

  上海经济评论:出于严谨的民族特征,德国在推动信息化建设的过程中,也是特别重视数据保护和信息安全的。德国是如何在立法方面保障信息安全的?

  梅内尔:大约在30年前德国就开始制定关于信息安全的法律法规,比如规定公司不能售卖他人信息。

  现在的问题是,当初在制定这些规定的时候,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大数据的巨大潜力,人们不知道通过大量搜集各种数据并加以计算和处理可以给人们带来如此大的帮助。所以,现在要做的是对这项法规进行修改。德国公司和美国公司有所不同。因为德国不允许公司搜集个人数据用于商业用途,它们只能搜集数据提供服务。

  但是,如果你看谷歌、脸书这些公司,它们搜集很多数据,不仅用于提供服务,也通过这些数据设计新的产品用于商业用途。关于德国这样的欧洲国家做法和美国做法,目前有很多这方面的讨论和争议。

  上海经济评论:德国是如何推动大数据发展的?

  梅内尔:大数据的搜集和计算是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进行的。为了推动大数据的发展,政府致力于让每一个人都能使用互联网服务,比如加快建设宽带综合业务数字网络。让人人都能接入互联网这一目标已经在许多大城市实现了,但在一些小村庄还比较难实现。其次,政府给予了大数据领域的研究项目、学术机构和企业间的合作项目一定的资金支持。

  上海经济评论:在德国,大数据技术的成本情况如何?

  梅内尔:这取决于进行大数据处理的机构或企业是否有设备。大数据分析需要大量的计算机资源,所以在许多研究中心,我们有这些资源用于研究。比如,在HPI学院,我们有一个实验室叫做FutureSocLab。Soc(service-orientedcomputing)意思是面向服务的计算。在这里,研究人员可以随意使用这里的设备和机器。

  如果公司要进行大数据研究和计算,大致有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该公司购买设备,建立自己的计算机中心。另一个方式是成本较低的云计算,因为云计算可以提供大量便宜的计算资源。

  大数据处理对于大公司来说没有问题,它们通常都有自己的计算机中心,他们也有专业人员进行精密的数据研究。但是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要进行大数据分析会比较困难。他们没有海量的计算资源,也缺乏专业的人才。当然,云计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硬件方面的问题,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找到合适的计算机方面的专家。

  大数据和工业4.0紧密相连

  上海经济评论:德国正在大力倡导工业4.0。工业4.0的实施重点在于信息互联技术与传统制造的结合。作为工业4.0的专家,您认为大数据将如何促进工业4.0的发展?

  梅内尔:大数据与工业4.0的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工业4.0是生产制造领域的数字化大革命。

  大数据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自然也包括生产制造领域。在这个领域,大数据分析有着很重要的作用。比如,我们会看到未来许多新的机器可以收集数据、处理数据,提供很多有价值的信息。比如一辆车上有很多感应器,所有感应器在任何时间搜集各种信息,比如这辆车的行驶速度、目的地、此刻的具体位置等等。现在人们正在研究,是否可以通过分析这些数据来改善交通,改善能源使用情况,比如降低能源价格。

  大数据分析在这些方面很有帮助,如果你研究一辆车,那么它只是一个个例,如果你搜集1000辆车的数据,并进行对比和处理,然后你可以发现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并根据这些结果想出一些办法,做一些改进。所以大数据和工业4.0是紧密相连的。

  上海经济评论:未来,谁将会成为大数据的真正受益者?企业、政府还是民众?

  梅内尔:我认为企业、政府和普通民众都会是大数据的受益者。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他们会因此得到非常新的、人性化的服务,比如说在医疗健康等领域。对企业来说,他们可以通过大数据发现新的商机,提供新的服务,从而获得更多的收益。政府通过大数据分析来改善社会的发展情况,让市民获得更好的享受社会资源和自然资源。

  在德国,以及全世界,已经达成这样一种共识,我们需要通过改进教育来更好地推动大数据的发展。我们需要更多的专业的数字化人才,我们需要更好的计算机科学家,因此我们必须优化教育大纲,例如在计算机科学或者其他学科,这些学科涉及如何处理大数据。现在,在德国兴起了一种新的技术人才,除了计算机科学家,还有数据科学家。而且我认为,大数据不仅仅只和专业人士相关,而是和整个社会都有关。所有人都需要知道更多数字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比如它如何运作,如何改变人们的生活。

  上海经济评论:新技术发展会推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和升级,您认为大数据会如何改变信息技术产业?比如,未来有没有这样一种模式,有一些大型企业专门为中小企业提供大数据分析服务?

  梅内尔:我认为会产生一个新的行业,这个行业中的企业主要业务就是处理大数据,他们为公众、传统企业、政府提供数据分析服务。而且他们都愿意为这项服务支付费用。

  对中国大数据发展的三个建议

  上海经济评论:对于中国发展大数据,你有什么建议?

  梅内尔:我给中国的建议和给德国的建议是一样的。

  第一,在数字时代,改进教育是最重要的。从儿童到大学生,必须通过教育让他们更好地理解数字化时代,比如数字化时代发生了什么,背后的技术是什么?潜力是什么?风险是什么?

  第二,科学与工业的结合很重要。对大公司很重要,对小公司更重要。我知道中国政府支持了很多研究项目。

  第三,在发展大数据时候,不要忘了个体利益,一定不要让他们失去安全感,要保护他们的隐私。没有人喜欢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我们所有正在做的事、知道的事,我们的需求,被所有人知道。像德国是非常重视个人信息安全的。

  上海经济评论:中国很多移动互联网公司都很看好大数据市场,比如小米的雷军就说对云服务很在意,他说,到后年年底,小米一年的数据存储费用是30亿元人民币,如果不能把这些数据转化出价值,就会破产。您认为这些数据所带来的价值能超越它的成本吗?

  梅内尔:我认为中国的企业能够从大数据中获益。谷歌就是很好的例子,谷歌的一些服务收益很高。我想说的是,公司可以提供服务,但必须首先知道人们想买什么?别的公司想买什么?政府想买什么?他们需要针对这些需求,开发特殊类型的数据分析,这样这些分析的结果才会对社会有更大的价值。

上一篇:“MEMS智能微传感器芯片”助力智能制造产业发展 下一篇:没有了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